新万博国际官网娱乐

高血压患者抑郁焦虑状况及治疗进展

    伴随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压力不断增大,相当多的人群处于焦虑抑郁伴发高血压状态。研究抑郁和(或)焦虑与高血压关系已成为全球关注的健康问题。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群生活方式的变化,高血压病的发病率近年显著增加,虽然高血压患者中焦虑/抑郁障碍的发生率较高,但一直未受到大部分医师的重视,影响了高血压的治疗效果以及防治水平。为了进一步改善高血压患者的预后,对高血压病合并抑郁或(和)焦虑障碍进行有效的治疗和干预显得尤为重。现围绕存在焦虑抑郁等情绪障碍的高血压患者相关情况做一综述。 
  关键词 高血压;焦虑;抑郁 
  中图分类号 R54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0616(2013)19-39-03 
  原发性高血压简称高血压病,是以血压升高为主临床表现伴或不伴有多种心血管危险因素的综合征。高血压是多种心脑血管疾病的重病因,影响重脏器,如心、脑、肾的结构与功能,最终导致这些器官的功能衰竭,迄今仍是心血管疾病死亡的主原因之一1。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工作节奏的加快,高血压成为了21世纪全球的常见多发病,也是冠心病、脑血管意外的主危险因素,控制高血压对降低心、脑血管并发症有着十分重意义。据美国社区动脉硬化危险因素的研究(即ARIC研究),入选15 729例45~64岁的居民,经过11.6年的随访,高血压的患病率白人达40%,黑人超过60%。目前全球成人高血压发病率为24%~60%2,青少年高血压发病率为0.5%~9.5%,2004年1/4的成人有高血压,而到2025年估计上升到1/3的成年人有高血压3。现今我国高血压的防治工作十分严峻,据有关资料报道,目前仅有4.4%的高血压病人血压得到了有效控制4。2005年7月1日我国卫生部关于医疗卫生事业改革与发展报告中指出,我国18岁以上居民高血压患病率为18.8%,较10年前明显增长5。 
  临床流行病学研究6-7表明高血压与焦虑抑郁情绪之间存在密切关系,心血管病患者常伴有焦虑抑郁症状,高血 
  压患者更容易发生抑郁症。由于高血压病合并抑郁和(或)焦虑障碍的高发病率,及其对高血压预后的巨大的不良影响与潜在机制,有效的治疗和干预显得尤为重。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群生活方式的变化,高血压病的发病率近年显著增加,医患双方越来越重视心理因素对疾病的影响。本文拟对高血压病伴焦虑和(或)抑郁的发病率、潜在机制、干预手段等做一综述。 
  1 高血压病焦虑和抑郁的发病率 
  1.1 焦虑 
  根据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 3 版(CCMD-3),焦虑(anxiety)是以发作性或持续性情绪焦虑和紧张为主临床相的神经症,常表现为情绪低落,思维迟缓、意志活动减退和躯体症状,其中情感低落、兴趣缺乏、快感丧失是焦虑的核心症状。据国内心血管内科门诊调查,高血压伴有焦虑的发病率大约为38.5%,而正常人群中5%患者有急、慢性焦虑症,尽管国内外报道不同,但是总体上讲,高血压伴发焦虑的发病率高于正常人群。Kayono等8研究表明,焦虑症与夜间和清晨高血压有关,并且可能是发生心血管事件的一个危险因素。 
  1.2 抑郁 
  根据CCMD-3定义,抑郁(depression)是以情绪低落、愉快感消失持续在2周以上,同时伴有明显的功能缺损和躯体不适为特征的一种情绪障碍,常伴有自主神经系统功能紊乱和运动性不安,常表现为悲观、失望,无活力、无动力、无兴趣、无精力,自我评价低,自责、食欲障碍、绝望、失眠等。国外研究发现,一般人群的抑郁患病率大约为4% ~ 7%,而与之相比,焦虑或抑郁等情绪障碍则常见于高血压等多种器质性心脏病,其发病率介于15%~50%之间。Jonas等9用一般生活质量量表评价情感障碍症状,发现焦虑与抑郁症状与高血压发生增高有关。一些大型的流行病学研究均表明,抑郁症患者在随访过程中有较高的高血压发病率10-11,以上多项研究均提示了抑郁是高血压病一个独立的危险因素,并且在高血压病发生、发展中起着促进作用。 
  1.3 焦虑与抑郁共病 
  焦虑和抑郁既可以单独发生,也可以一并出现。有关调查发现焦虑、抑郁共病率达50%左右。 
  2 伴发焦虑抑郁的高血压病潜在机制 
  高血压伴发焦虑情绪障碍发生机制尚不明确,一般认为与环境因素、遗传、行为类型等有关12。部分学者强调下丘脑、杏仁核等“情绪中枢”和焦虑症的密切联系,并根据新皮质和边缘系统中苯二氮受体的研究,提出焦虑症的“中枢说”13;而部分学者认为焦虑是一种习惯性行为,由于致焦虑刺激和中性刺激间的条件性联系使条件刺激泛化,形成广泛的焦虑14;抑郁的病因学理论大概有以下三种认知理论、行为理论和人际关系理论。据以上理论,高血压患者发生抑郁症状的可能机制如下15高血压患者常具有急躁、易怒、孤僻、爱生闷气等性格特点,随着患病时间的延长及药物费用的增加,以及高血压患者难以面对转变的角色及对自身疾病的过分担忧,导致了患者抑郁的发生。 
  3 高血压合并焦虑/抑郁的诊断 
  调查发现当焦虑/抑郁障碍患者因躯体症状就诊时,医师对焦虑/抑郁的识别率仅为22%16。故关键的情绪问题常常被掩盖于全身各系统躯体症状之中,导致了对其焦虑/抑郁障碍的漏诊,对高血压患者也是一样。例如患者出现腹痛,有时很难鉴别是以腹痛为主诉的患者应考虑是否有心理障碍存在的可能。由于目前缺乏公认的实验室检查指标和生物学指标,焦虑/抑郁障碍的诊断主靠对精神症状的识别与病程,并根据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CCMD-3)及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等做出诊断。 
  4 高血压合并焦虑/抑郁障碍的治疗及干预 
  有研究资料显示,对高血压患者并发焦虑抑郁,单用抗高血压药疗效不明显,联合应用抗抑郁药物治疗后,疗效明显提高17,对于无焦虑症状的患者,联合应用降压药与抗焦虑药后,疗效也有所提高。目前,大多数学者主张,在应用降压药物治疗的同时,配合综合性心理治疗,会获得更好疗效。
  目前许多临床医师未能认识到焦虑抑郁的存在,同时对心理因素与原发性高血压发生、发展的密切关系认识不够18。即使有医生认识到焦虑抑郁的存在,但缺乏精神心理方面专业知识,不能给予合理的抗焦虑/抑郁治疗。另外,患者否认患有焦虑抑郁或不接受医生的心理治疗,焦虑抑郁情绪长期存在,结果不仅引发了高血压的危险因素,而且导致降低了患者生活质量。因此,在伴焦虑抑郁高血压的降压治疗同时,需对伴发的焦虑抑郁给予足够的重视,同时给予抗焦虑抑郁的综合治疗,从而提高疗效。 
  在高血压伴有焦虑抑郁患者的治疗中,我们通过两种方法进行治疗,即药物与心理治疗。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同等重,对于每一位患者,我们都倾向于实行个体化治疗,以获得最佳的疗效。 
  4.1 药物治疗 
  目前抗焦虑抑郁药物可分为以下几类。(1)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20世纪50年代用于临床,能纠正单胺类递质不足,有严重不良反应、食物和药物相互作用。代表药苯乙胺,吗氯贝胺。(2)三环类抗抑郁药物(TCAs)20世纪60年代使用最广,能抑制5-HT和NE再摄取,有严重胆碱能和心血管不良反应,药物相互作用多。代表药物阿米替林、多虑平、丙咪嗪。(3)SSRI20世纪70~80年代用于临床,具有选择性抑制5-HT再摄取作用,且没有TCA所具有的不良反应,但有胃肠道反应、中枢神经系统影响、性功能障碍等报道。以“五朵金花”为代表,是目前最常用的抗焦虑抑郁药。(4)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以度洛西汀为代表。(5)降肾上腺素再摄取抗化剂(NRIs)以瑞波西汀为代表。 
  对有明显焦虑、抑郁症状的高血压病患者,一般主张使用小剂量抗抑郁剂或小剂量苯二氮卓类药物。在抗抑郁剂的选择上,因考虑传统三环类药物对心脏的毒副作用,故常用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在抗焦虑药物中,世界精神病协会(WPA)推荐的首选药物仍是SSRI。 
  4.2 心理治疗 
  除药物治疗外,心理治疗也很重,如放松训练疗法、行为疗法、认知疗法、人际关系疗法、心理支持疗法、音乐疗法等均可提高高血压患者的疗效,减少服药量。总之,对高血压伴抑郁焦虑症患者降压药物与抗抑郁焦虑药物、健康教育联合应用不仅能减轻患者抑郁症状,还能有效的控制血压,提高患者的治疗效果,以患者良好的心态去面对各种压力,促进其改变不良行为模式,从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5 展望 
  随着全球范围内高血压患病率的不断上升,高血压对人类健康的威胁已得到医务界及社会越来越多的重视,对高血压病的防治也成为了当前国内外研究的重课题。高血压的发生与多种因素有关,大量临床流行病学研究表明,遗传因素、高血脂、肥胖、糖尿病、吸烟、饮酒、不良生活方式及负性心理因素等为高血压的主危险因素,而心理因素最容易被忽视。在心理因素中占主部分的是焦虑和抑郁,众多研究发现焦虑抑郁与心血管疾病关系密切,特别是与高血压,合并焦虑抑郁症和心血管疾病患者的病死率明显高于仅患心血管疾病的患者19。 
  虽然高血压患者中焦虑/抑郁障碍的发生率较高,但一直未受到大部分医师的重视,影响了高血压的治疗效果以及防治水平。为了进一步改善高血压患者的预后,适应现代医学模式转变的求,适应国际医学发展的趋势,临床医师需加强高血压患者焦虑/抑郁方面的认识和研究,并对高血压合并心理障碍的患者进行合理规范的评定及治疗。 
  参考文献 
  1陆再英,钟南山.内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251. 
  2 何秉贤.高血压防治的严峻形势和存在的问题J.中华高血压杂志,2007,15(4)286. 
  3 Kearney PM,Whelton M,Reynolds K,et al.Globle burden of hypertensionanalysis of worldside dataJ.Lancet,2005,362(28)217-223. 
  4 胡永华,李立明,曹卫华,等.城乡社区原发性高血压患病情况的流行病学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0,21(3)177-180. 
  5 苏便苓,李拥军,刘振红,等.抗抑郁治疗对高血压病伴抑郁症患者预后的影响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06,21(10)917-918. 
  6 韩晶,殷晓梅,徐斐,等.南京市浦口地区高血压人群抑郁和焦虑症状状况的病例对照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8,29(2)125-127. 
  7 Cafarov VV,Cromova HA,Cagulin IV,et al.Arterial hypertention,myocardial infarction and strokerisk of development and psychosocial factorsJ.Alaska Med,2007,49(2 suppl)117-119. 
  8 Kayano H,Koba S,Matsui T,et al.Anxiety disorder is associated with nocturnal and early morning hypertension with or without morning surgeambulatory blood pressure monitoringJ.Circulation Jourhal,2012,76(9)1670-1677. 
  9 Jonas BS,Lando JF.Negative affect as a prosepective risk factor for hypertensionJ.Psychosom Med,2000,62(2)188-196.
  10 Patten SB,Williams JVA,Lavorat DH,et al.Major depression as a risk factor for high blood pressureepidemiologic evidence from a 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J.Psychosomatic Medicine,2009,71(3)273-279. 
  11 Nabi H,Chastang JF,Lefewe T,et al.Trajectories of depressive episodes and hypertension over 24 yearsthe whitehall II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Hypertension,2011,57(4)710-716. 
  12 Jovanovic D,Jakovljevic B,Paunovic K,et al. Importance of personality traits and psychosocial factor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J. Vojnosanit Pregl,2006,63(2)153-158. 
  13 戚厚兴,张作记,冯学泉,等.冠心病患者焦虑情绪与血清氧化低密度脂蛋白含量的关系J.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6,15(4)313-315. 
  14 Davidson KW,Rieckmann N,Lesperance F. Psychological theories of depressionpotential application for the prevention of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recurrenceJ. Psychosom Med,2004,66(2)165-173. 
  15 Camey RM,Freedland KE,Veith RC.Depression,the autonomic nervous system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J.Psychosom Med,2005,67(Suppl 1)S29-S33. 
  16 Serebruany VL,Glassman AH,Malinin AI,et al. Platelet/endothelial biomarkers in depressed patients treated with the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 sertraline after acute coronary events; the Sertraline Anti-Depressent Heart Attack Randomized Trial (SADHART) Platelet SubstudyJ. Circulation, 2003,108(8)939-944. 
  17 Nikolskaya IN,Guseva IA,Bliznevskaya EV,et al.Clinical effects of anxiolytic preparation tenoten in complex therapy of essential hypertensionJ.Bull Exp Biol Med,2009,148(2)346-348. 
  18 张宏斌,徐宪连.氟西汀对高血压伴抑郁状态患者血压的影响J.中国当代医药,2010,17(13)63-64. 
  19 Sowden GL,Huffman JC.the impact of mental illness on cardiac outcomesa review for the cardiologistJ.Int J Cardiol,2009,132(1)30-37.